伊朗为什么没有突厥化?也就是说突厥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ujianghunshasheying.com/,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大部分语境下的所谓“突厥化”本来就是一种变相的“伊朗化”和“伊斯兰化”。

为什么呢,突厥化产生的民族都是啥?土耳其族、阿塞拜疆族、土库曼族、乌兹别克族、维吾尔族这些。这些民族的共同特征就是,文化上高度靠近伊斯兰化后的伊朗,仅仅是语言上“突厥化”了。按照土耳其族、阿塞拜疆族、土库曼族、乌兹别克族、维吾尔族这个排序,就是其中“被突厥化”的外族成分逐渐降低的排序,土耳其族基本而言就是“被突厥化”的人绝对多数,而维吾尔人则是由“被突厥化的(塞人、吐火罗人)”“古代突厥的(西突厥部落)”“突厥之前的突厥语主体人群的(高车,即铁勒)”三部分组成的。

只是上面这些民族,其民族文化多数都是伊朗的,而不是突厥的。所以我们能看到《喀喇汗王朝》(现代维吾尔人的先祖之一)的民族自我认同里就有认为他们是伊朗传说中的阿芙拉西亚普,除了自称突厥外,压根对突厥的历史没有一丝认同。我们也能看到,土耳其共和国在语言改革时,大力剔除土耳其语中的伊朗语、阿拉伯语借词的行为。

所以说“伊朗为什么没有突厥化”这个问题其实没啥意义,重要的意义其实是“为什么伊朗文化的边缘人群以及文化输出的对象,最终没有在语言上伊朗化,却语言突厥化了”。

而为什么不会说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雅库特族、裕固族这些为“突厥化”呢,因为这些民族以前就属于广义上的“突厥”,虽然并不一定都是突厥汗国时期的突厥人,但他们都不存在被“突厥化”的过程,他们使用突厥语的历史,可能比突厥这个概念的历史还要久远。比如吉尔吉斯人在秦汉时代就有了,哈萨克的先祖语言突厥化的时代也略早于突厥汗国,裕固族的先祖在突厥进入历史舞台前还是突厥语人群高车人中的主要成员。

其实如果是真正的“突厥化”,那么“突厥化”后的民族,应该是类似这样的(古代回鹘人):

至少民族认同是突厥的、高车的、甚至于其他北亚认同的。外族文化影响是均匀、多元的,既有伊朗文化影响也有汉族文化影响甚至还有俄罗斯文化影响。在民族观感上是高度近似蒙古人的。

其民族认同,是混乱的,在古代是认同广义伊朗文化区域的其他民族的,在近现代民族主义构建后又认同“突厥”。外族文化影响,主要是伊朗文化,以及伊朗和阿拉伯共同构建的伊斯兰宗教文化。在民族观感上,如果他们不是使用突厥语,跟广义伊朗文化圈的其他民族(如库尔德人、塔吉克人)是区别不大。

所以说,为什么伊朗没有被“突厥化”,原因很简单。如果伊朗文化没有如此深厚的根基,被“突厥化”了。那么现在的突厥语民族,基本上都会接近蒙古族、再次也是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的状态。正是因为伊朗文化上的强势,也避免了伊朗本土语言被突厥化(突厥语统治者的王朝几乎统治了伊朗的古代晚期和近代早期),伊朗文化的根深蒂固,也让“突厥化”变了味儿。

当初提出世界上第一个泛突厥联盟构想的,是阿塞拜疆的阿迦穆罕默德汗,可不是土耳其的哪个苏丹。阿迦穆罕默德汗虽然搞泛突厥主义但是人家的称号就是汗,是表里如一的鉴,而你国的苏丹表面上是苏丹,到后来还是露出了泛突厥的真面目,是屑。

如果有人认为“伊朗没有突厥化”,对比对象自然是小亚细亚的突厥化。但是“小亚细亚”和“伊朗”是对应的吗?不是,小亚细亚是地理概念,对应的是希腊文明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而伊朗,准确的说西伊朗也就是伊朗高原,不但是一个地理概念,还是一个完整的国家和文明。所以‘小亚细亚突厥化了,伊朗没有’这句话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嘛。“伊朗”对应的不是“小亚细亚”(““土耳其””),而是“希腊”。“小亚细亚”(““土耳其””)对应的不是“伊朗”,而是“阿塞拜疆”

不同之处在于,伊朗没有分裂,或者说分裂的不彻底,分裂出的那一块太小以至于没有能够引起你的注意,又或者伊朗的分裂和宗教无关,是俄罗斯人入侵的结果。更多的说阿塞拜疆语的人依然在伊朗这个国家里面,因为他们和波斯人信仰同一种宗教的同一个派别。

希腊分裂了,分裂成了说希腊语的和说土耳其语的,信仰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两块。说土耳其语的这一块十分偶然地位于人们所建构的“中东”概念中,又经常拿来和伊朗当做两个整体(所谓中东双雄)来做比较,仅此而已。

再做个极端的假设,如果当初突厥化的不是小亚细亚半岛,而是希腊半岛,亦或奥斯曼没有解体成两部分,你都不会产生“为什么伊朗没有突厥化”这种疑问,因为对比对象不再存在了。但是,伊朗是否突厥化,是不以希腊是否突厥化为转移的,是前者决定后者,后者是没有办法决定前者的

没有蒙古西征的话,今天中亚西亚广大突厥语地区很多都会是说波斯语的地方,伊朗没有突厥化是正常的,像现在这样突厥化程度这么高的情况是不正常的,是蒙古人西征造成的结果。让花拉子模好好统治200年,中亚就全部波斯化了。

所谓被突厥化的民族,都是先被伊朗化(波斯伊斯兰化),而后再突厥化 而西亚的突厥人实际是自己先被伊朗化了,然后再去“突厥化”别人。而且,真正被“突厥化”的只有小亚细亚的各基督教诸民族和安西地区的佛教信仰的吐火罗人 中亚河中地区本来就是突厥西迁后的大本营,当地粟特人早就被突厥替换了 而安西的吐火罗人稍微特别一些,在伊斯兰教出现之前就被半波斯化(为了区别后边的波斯伊斯兰化,这里用波斯化,就是拜火教时期的波斯)半汉化了,突厥语族过去的时候那里也还没有伊斯兰化,所以这里是先突厥化然后再伊朗化

西亚地区中世纪的逻辑就是,阿拉伯人先把大家都伊斯兰化、阿拉伯化了;然后波斯只被伊斯兰化但并没有被阿拉伯化,而后波斯又把大家都伊朗化(波斯伊斯兰化);然后西亚的突厥没有被完全伊朗化,而是“保留突厥传统的伊朗化”,然后再用这种“保留突厥传统的伊朗化”去同化其他民族 所以今天除了东西伊朗地区、阿富汗地区是纯伊朗,河中地区是纯突厥外,大多数中亚、西北亚地区都是突厥、伊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傻傻分不清

据波斯语老师介绍伊朗最大的少数民族就是阿塞拜疆族,也就是突厥民族的一支。阿塞拜疆也是在伊朗北部的突厥语国家,西边土耳其突厥语国家,隔着里海土库曼斯坦,突厥语国家。看起来虎视眈眈啊。但奇怪的是在阿塞拜疆语中有一部分的波斯语词汇,具体的题主可以看一看 Kitabi Dədə Qorqud 古突厥语夹杂着一些波斯语。

在我看来,这个是历史原因吧。伊朗和阿塞拜疆所处之地,在之前一直都是兵家必争的重地,这里也诞生了重要的波斯帝国。波斯文化影响至深,对于周边的文化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由于个人学习阿塞拜疆语,于是呢结合阿塞拜疆给题主分析一波。阿塞拜疆地理位置极为特殊,于是政权更替频繁,但是阿塞拜疆人总是愿意向波斯文化靠拢的。如果没记错,希尔万王朝就是一个好的例子。也就是发展不足的民族总倾向于向发达文化靠拢。突厥民族作为一种当时相对落后的民族,应该会有心理上的臣服。阿塞拜疆更像是突厥化的波斯族 (专业课老师别打我)

另外现在伊朗说的是现代波斯语,是对于波斯辉煌的传承,民族骄傲啊,怎么会轻易向突厥妥协

突厥穆斯林也进入了印度,把印度河流域,恒河下游归化成了伊斯兰教地区。但是仅此而已,只是归化成了伊斯兰教地区。并没有归化成突厥人认同。

动不动廉价的谈同化,伊斯兰教进入中国后,汉文明还同化过哪个伊斯兰教民族?

对等文明之间基本不存在同化,哪怕中国的伊斯兰教民族后面没有国家的支持,也不再是汉文明能同化的。

突厥人信仰的伊斯兰教是谁的?阿拉伯人的。本质上又是借鉴犹太教的产物。而犹太教的底子是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

突厥人同化别人都是倚靠阿拉伯人的伊斯兰教,现在所谓的突厥人,要么是伊斯兰教+西亚文明,要么是伊斯兰教+波斯文明。

先说结论,突厥化绝对不是伊朗化,太高看伊朗了,而伊朗没有完全实现突厥化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人为干预的结果,也就是波斯化的的突厥统治阶层的有意为之,在这后面反映的是中世纪突厥化和伊斯兰化这两大运动有时保持一致,有时互相冲突的的微妙关系,从根本上来说则是伊斯兰普世主义对突厥民族主义的消解。

伊朗的没有突厥化是和安纳托利亚突厥化和中亚的突厥化对比得出来的,但这三家不一样的。

突厥的喀喇汗人、塞尔柱人和其他突厥武力对河中、呼罗珊地区的东伊朗人的征服,使得突厥人成为当地社会上层,突厥语成为征服者语言,但反之突厥人改宗了当地的伊斯兰教,既突厥人反过来也被中亚人在宗教上征服了,这种双向的征服,减少了外来突厥人与本地东伊朗人的矛盾,加速了双方的融合,也导致互溶后的中亚究竟走突厥化道路还是还是东伊朗化道路,取决的是双方的人口基数,突厥人面对中亚城邦稀少的人口最终占了上风,中亚突厥化,但即便这样,现在中亚的塔吉克斯坦仍旧东伊朗,而中亚名城布哈拉、撒马尔罕虽然属于乌兹别克,现在也仍旧是塔吉克语人口占主体。这属于顺其自然的突厥化

安纳托利亚的突厥化就不用说了,完全就是大量突厥武装移民凭借武力征服、屠杀、驱逐、强制混血,强行同化,宗教歧视当地基督徒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伊斯兰化和突厥化完全同步和一致,伊斯兰化就是突厥化,互为表里,互相加持,同时突厥人可观的人口规模使这一过程更加强有力和不可逆转,(近年基因研究表明,现代土耳其人也还有相当高比例的东亚和北亚常染成分,跟近在咫尺的希腊人迥然不同,这也证实了当年迁入安纳托利亚的突厥人实际上是很多的)。这属于武力征服的突厥化

但伊朗跟中亚和小亚情况都不同,从塞尔柱人开始,伊朗进入了突厥蒙古人统治时期,历时近千年,为什么没突厥化,跟中亚相比,伊朗本地人口规模庞大,而且也具备相当强烈的文化优越感,突厥人在人口和文化上都不占优势,顺其自然的同化是不可能了。跟小亚相比,伊朗在突厥人进入之前就伊斯兰化了,突厥人无法再挥舞伊斯兰旗帜来突厥化伊朗人了,在这一点上,波斯人恰恰是靠阿拉伯人的宗教才避免了自己变成突厥人,如果伊朗人还是信奉拜火教,那他们真的会被突厥化。那么伊朗就稳如泰山,不会被突厥吗,不是,柔弱内卷的波斯人根本无力对抗突厥人的武力,这就回到一开始的结论,伊朗没有完全实现突厥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人为干预的结果,而且干预者就是那些突厥征服者们,不论是塞尔柱的苏丹还是萨法维的沙阿,这些统治者们第一关心的是自己的利益,第二是宗教,他们的脑中根本没有突厥化的想法,因为在伊斯兰的体系中形成不了突厥民族主义,而且作为同时接受了伊斯兰这种高级宗教意识形态和伊朗文明的统治者,他们不会允许同为穆斯林的文明程度更高的伊朗人被那些野生的土库曼游牧部落征服、屠杀、驱逐、强制混血和同化,不会接受富裕的农耕和城镇化的伊朗变成突厥草原,更不会接受伊朗这块本该自己独享的大肥肉,被土库曼部落们封建割据。所以虽然土库曼部落有足够的能力和意愿变整个伊朗为突厥斯坦,但在波斯化的“领导”的干预和引导下,他们也只把内外阿塞拜疆突厥化了,另外讽刺的是,安纳托利亚的突厥化其实也是这种“保伊朗”政策的结果,正是为了伊朗的安全,塞尔柱人祸水西引,把大量土库曼人迁移到安纳托利亚,去祸祸东罗马。而萨法维人依靠土库曼起家,最后又欺负土库曼人文明程度低,缺乏明确的民族意识,千方百计打压限制分化土库曼人,同时,萨法维人出于维护自己统治的目的,强迫伊朗人改信什叶派教,客观上将土库曼人对伊朗人的民族主义的征服狂热,变成了教派主义的改宗,反而避开了伊朗人的被突厥化,又一次保护了伊朗人,而其他那些更加野蛮的突厥或蒙古王朝只能说人傻没文化,只顾自己享受征服和统治的快感,别说突厥化了,连自己的统治都安排不明白。但即便这样伊朗仍旧有强烈的突厥成分,突厥语人口占到3分之一以上,如果加上波斯化的突厥人,将达到40%以上。

关键是人口,在伊朗波斯人在人口上有优势,突厥语部落没能起主动作用。入住伊朗的突厥人为了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主动采取了自我波斯化的政策,学习波斯人的城镇农业文化,主动放弃自己的游牧文化。这跟中国历史入住中原的北亚民族十分类似。

实际上,伊朗波斯人有很多突厥化成分(准确的是二者融合),尤其是伊朗北部地区突厥化当的很厉害。比如北方波斯语方言中有较多突厥词汇,服饰、饮食和生活习俗都有很多突厥元素。甚至到现在,德黑兰以北地区很多伊朗人都有突厥部落血统认同。

维吾尔、乌兹别克和哈萨克文化属于波斯文化圈,历史上有受波斯文化影响,但并不属于波斯文化,更不是波斯文化。类似,日韩文化属于汉文化圈,但日韩文化不是汉文化。

根据考古发现,维吾尔人改教之前和改教之后,除了宗教在其他文化领域没有多大的变化,当时的喀喇汗人文化跟漠北回鹘人基本完全一致,所以不存在所谓的“突厥化”。南疆的那部分吐火罗塞种人人数相对很少了,在伊斯兰化之前已经被同化的差不多了。

维吾尔文化是从古突厥回鹘文化一步步发展而来的文化。随着农耕化定居化生存方式的变化,生活环境的变化,导致文化有了很大的发展变化,这才跟古突厥回鹘文化有了明显的差异。花帽是维吾尔人原创,拉条子拌面是维吾尔人原创。

无论是文字记载还是考古研究,都有明确证据表明维吾尔人怎么从游牧文化转换到农耕文化,维吾尔人的祖源认同一直是古回鹘。

既然“突厥化”的本质是“伊朗化”和“伊斯兰化,仅仅是语言上“突厥化”了”(他的意思是维乌土阿等是语言突厥化的吐火罗塞种人和中亚波斯人),那么这些中亚人怎么不讲波斯语或者保留原先的一样?毕竟比起突厥语,波斯语更接近吐火罗塞种语言吧。

维吾尔人主体来源于回鹘人,回鹘人源自铁勒诸部是学术界公认的历史事实,关大神却特别爱开除维吾尔人的祖籍。一会儿南疆是吐火罗塞种人,一会儿又是西突厥葛罗禄等。

实际上,维哈族文化中受波斯文化影响的成分上没有多大区别,哈萨克人更没有保留更多回鹘突厥文化,哈萨克人有的大部分游牧民族传统维吾尔人都有。维吾尔人也吃各类奶制品,哈萨克人也吃馕抓饭 戴哈族式花帽。

关大神拿喀喇汗王朝人的突厥祖先传说来糊弄概念,借此试图证明喀喇汗人本来就不是突厥语族群,本来就是伊朗语族群,所以祖源认同跟波斯传说相似。

游牧民族没有编史的传统,导致后人不知道自己祖宗历史的现象。喀喇汗王朝的改教后接触了阿拉伯波斯历史记载并依此来编写自己祖宗历史,如同游牧民族靠汉族记载推导自己祖先历史一样。

伊朗传说中的阿芙拉西亚普是突厥人,所以喀喇汗人也认为他是自己的祖宗。喀喇汗王朝并非对自己历史一无所知,《喀什噶尔史》对后期突厥回鹘史有记载,《福乐智慧》也提到了回鹘西迁到额尔齐斯河流域的历史。

而且改教之前喀喇汗人的祖源认同完全是《乌古斯传说》,改教后把二者给融合了,用波斯记载把乌古斯传说跟诺亚传说连接起来,形成了一套从自人类开创开始的维吾尔族历史。如同蒙古人把自己的祖源传说,跟汉族史料记载相结合一样。

突厥化的范围,就是沿着丝绸之路西进,从中亚拓展到高加索,再到小亚细亚,这条丝绸之路是通商要道、四战之地,民族成分从来都不稳定。之所以最终状态停在突厥化,是因为全球民族主义觉醒的时代,发生在突厥化之后,否则说不定还会继续变化,例如发生斯拉夫化。比如小亚细亚从赫梯→波斯化→希腊化→罗马化→突厥化,反复变更语言、变更宗教、变更文化。而与此同时,波斯地区是米底王国→波斯第一帝国→安息帝国→波斯第二帝国→萨曼帝国→波斯第三帝国等等。波斯是一个稳定的民族和文化传统,不容易发生属性转换。

当初阿拉伯化的潮流席卷中东北非,只有两个文明形成阻挡——欧洲在北和波斯在东。

因为突厥是游牧民族,而伊朗算是农耕区,农耕文明怎么游牧化。打个突厥名号不叫突厥化。

突厥化是指古代生活在中亚、东欧与小亚细亚、高加索的民族地区的非突厥语族群(主要为印欧语族群),由于文化融合而改用突厥语、改从突厥语族群习俗,最终成为操用突厥语居民的历史发展进程。

突厥语属阿尔泰语系 波斯语属印欧语系 语言不一样 再者波斯文明有悠久的历史文化 突厥不过游牧民族 哪有先进文化被落后文化同化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