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塞拜疆参与构建欧洲能源新格局

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日前宣布,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扩建项目开始运营,由阿塞拜疆里海“沙赫德尼兹气田”出产的第一批天然气,开始经格鲁吉亚向土耳其方向输送。这条天然气管线的启动,标志着由跨里海-黑海地区向南欧方向的“南方天然气走廊”正式开通。

“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主要由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扩建项目、“跨安纳托利亚天然气管道”(TANAP)、“跨亚得里亚海天然气管道”(TAP)等多条管线亿美元。目前,参与这个项目的有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希腊、意大利、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等7个国家,预计克罗地亚、黑山和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也会加入合作。阿塞拜疆“沙赫德尼兹气田”二期工程生产的凝析天然气,将是“南方天然气走廊”最初阶段的主要气源,此后还会接通其他气源。

近年来,阿塞拜疆政府加紧与欧盟和美国在天然气领域的合作,不断突出“南方天然气走廊”在欧洲能源安全中的地位和作用。分析人士认为,“南方天然气走廊”是阿塞拜疆与欧盟当前在能源领域合作的主要项目,也是目前欧洲实施的最大基础设施项目之一,它展示了跨国能源合作的一种新模式。“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的开通运营,预示着欧洲能源供应市场将出现多元化新格局。

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总统在“南方天然气走廊”的开通仪式上表示,阿塞拜疆的天然气将是欧洲能源供应的新来源,阿塞拜疆“正在构建欧洲能源的新蓝图”。舆论认为,“南方天然气走廊”的开通,表明阿塞拜疆在天然气开采方面还具有非常大的潜力,不仅可以向欧洲大规模出口石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ujianghunshasheying.com/,欧洲预选阿塞拜疆也可以大量出口天然气。

在国际形势动荡和国际油价波动频繁的大背景下,有关能源市场的任何动作,都牵动各国政府的敏感神经。欧盟和美国纷纷派代表出席了“南方天然气走廊”的开通仪式,国际舆论对此也广泛关注。

在阿塞拜疆开通“南方天然气走廊”几小时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了电话,两人讨论到了能源合作议题,特别是关于“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的进展问题。“土耳其流”是俄罗斯借道土耳其向南欧方向打通的又一个能源通道,也是俄能源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的运营,给“土耳其流”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南方天然气走廊”初期年输气量虽只有100亿立方米,但预计2020年整体开通后,年输气量将超过160亿立方米。未来土库曼斯坦等国的天然气也有可能加入。甚至有专家认为,“南方天然气走廊”可能会成为“土耳其流”的替代方案。无论如何,“南方天然气走廊”与“土耳其流”势必形成竞争态势。

同时,在美国对俄制裁加剧的背景下,由俄罗斯波罗的海沿岸通往德国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线,也存在着多重变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久前公开声称,美国的目标就是阻止俄罗斯“北溪2号”向欧洲供应天然气。欧盟由于在能源领域对俄罗斯依赖严重,不愿与莫斯科对立;而美国的目的就是继续施压,阻止“北溪2号”项目启动,不让俄罗斯“利用能源优势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在“北溪2号”项目屡遭美方掣肘、“土耳其流”遭遇新的压力的情况下,俄罗斯在欧洲的能源布局将面临新的挑战。

有评论认为,“南方天然气走廊”的开通,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它不仅提升了阿塞拜疆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巩固了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三国之间的合作关系,而且也进一步加强了这三国与欧盟之间的联系。尤其是,这条天然气管道将对欧洲能源格局产生持续性的重大影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驻南高加索记者 黄庆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6月06日 06 版)

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日前宣布,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扩建项目开始运营,由阿塞拜疆里海“沙赫德尼兹气田”出产的第一批天然气,开始经格鲁吉亚向土耳其方向输送。这条天然气管线的启动,标志着由跨里海-黑海地区向南欧方向的“南方天然气走廊”正式开通。

“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主要由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扩建项目、“跨安纳托利亚天然气管道”(TANAP)、“跨亚得里亚海天然气管道”(TAP)等多条管线亿美元。目前,参与这个项目的有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希腊、意大利、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等7个国家,预计克罗地亚、黑山和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也会加入合作。阿塞拜疆“沙赫德尼兹气田”二期工程生产的凝析天然气,将是“南方天然气走廊”最初阶段的主要气源,此后还会接通其他气源。

近年来,阿塞拜疆政府加紧与欧盟和美国在天然气领域的合作,不断突出“南方天然气走廊”在欧洲能源安全中的地位和作用。分析人士认为,“南方天然气走廊”是阿塞拜疆与欧盟当前在能源领域合作的主要项目,也是目前欧洲实施的最大基础设施项目之一,它展示了跨国能源合作的一种新模式。“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的开通运营,预示着欧洲能源供应市场将出现多元化新格局。

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总统在“南方天然气走廊”的开通仪式上表示,阿塞拜疆的天然气将是欧洲能源供应的新来源,阿塞拜疆“正在构建欧洲能源的新蓝图”。舆论认为,“南方天然气走廊”的开通,表明阿塞拜疆在天然气开采方面还具有非常大的潜力,不仅可以向欧洲大规模出口石油,也可以大量出口天然气。

在国际形势动荡和国际油价波动频繁的大背景下,有关能源市场的任何动作,都牵动各国政府的敏感神经。欧盟和美国纷纷派代表出席了“南方天然气走廊”的开通仪式,国际舆论对此也广泛关注。

在阿塞拜疆开通“南方天然气走廊”几小时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了电话,两人讨论到了能源合作议题,特别是关于“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的进展问题。“土耳其流”是俄罗斯借道土耳其向南欧方向打通的又一个能源通道,也是俄能源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的运营,给“土耳其流”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南方天然气走廊”初期年输气量虽只有100亿立方米,但预计2020年整体开通后,年输气量将超过160亿立方米。未来土库曼斯坦等国的天然气也有可能加入。甚至有专家认为,“南方天然气走廊”可能会成为“土耳其流”的替代方案。无论如何,“南方天然气走廊”与“土耳其流”势必形成竞争态势。

同时,在美国对俄制裁加剧的背景下,由俄罗斯波罗的海沿岸通往德国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线,也存在着多重变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久前公开声称,美国的目标就是阻止俄罗斯“北溪2号”向欧洲供应天然气。欧盟由于在能源领域对俄罗斯依赖严重,不愿与莫斯科对立;而美国的目的就是继续施压,阻止“北溪2号”项目启动,不让俄罗斯“利用能源优势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在“北溪2号”项目屡遭美方掣肘、“土耳其流”遭遇新的压力的情况下,俄罗斯在欧洲的能源布局将面临新的挑战。

有评论认为,“南方天然气走廊”的开通,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它不仅提升了阿塞拜疆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巩固了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三国之间的合作关系,而且也进一步加强了这三国与欧盟之间的联系。尤其是,这条天然气管道将对欧洲能源格局产生持续性的重大影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