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科西亚:世界最后一座分裂城市

塞浦路斯是地中海东部风光秀丽、气候宜人的岛国,首都尼科西亚,是一座美丽的城市。

塞浦路斯面积9251平方公里,人口70.8万人,是亚、欧、非三洲的交通要冲和东地中海的军事要地。

塞浦路斯具有数千年的历史和文化,公元前14世纪到12世纪,希腊人移居到塞浦路斯,从此塞岛和希腊神话紧密相连。传说中的爱神维纳斯就诞生在塞岛福斯滔滔海浪中一块巨石边的泡沫中,迄今,这块取名爱神岩的巨石仍然屹立在海边。慕名而来的游客以及对维纳斯顶礼膜拜的善男信女常常来这里参观。该国还保存着富有神话色彩的世界著名的“镶嵌画官”、太阳神阿波罗神殿的遗迹。这里的著名景点为旅游业提供了条件,每年有大量世界各地的游客来这里参观。据统计,1994年到塞旅游者超过200万人,旅游收入15亿美元。旅游业成为塞浦路斯的经济支柱。

1975年,我在中国驻黎巴嫩大使馆工作期间,曾来塞浦路斯旅游,参观了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和全国许多景点,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里的人太艰难了!好端端一个城市一刀两断。一边归希腊管辖,一边归土耳其管辖,两边的军队怒目相视。联合国为了维持社会秩序,常年在塞浦路斯驻军。我不禁感叹:塞浦路斯真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

追溯历史,塞浦路斯是一个长期遭受列强侵占的国家。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随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瓦解,塞浦路斯沦为英国的殖民地。1960年8月16日,塞浦路斯宣布独立,英国、希腊和土耳其3国成为其保证国。1961年,塞浦路斯加入英联邦。

塞浦路斯独立后,分别得到希腊和土耳其支持的塞岛希腊和土耳其两族在修宪和权力分配等问题上出现分歧,进而导致大规模流血冲突。1974年7月,希腊军政权在塞浦路斯发动政变,推翻了主张维持塞岛独立的民选政府。作为保证国的土耳其,以保护土族安全为由,于同年7月和8月两次出兵塞浦路斯北部,占全国人口18%的土族控制了约40%的塞领土,塞浦路斯分治局面由此形成。1983年,土族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宣布成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进一步加剧了塞岛的分裂。

在尼科西亚中间有一条黄线,作为临时措施划出的,从此,把这座城市一分为二。

过去世界上有5个这样的城市,即:耶路撒冷、贝鲁特、柏林、贝尔法斯特和尼科西亚。现在尼科西亚成为仅存的一个,是世界上最后一座分裂的城市。

缓冲区是不可逾越的。如果要从尼科西亚市中心南部的一条街道去北部的另一条街道,太艰难了!可以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ujianghunshasheying.com/,欧洲预选塞浦路斯近在咫尺,远在天涯,你得先要乘汽车到拉纳卡机场乘飞机到希腊的雅典,再从雅典乘飞机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再从那里乘飞机到尼科西亚北郊的埃尔詹机场,行程2500公里,才能到达距离出发地不足10米的地方。

这座城市的地图,在哪一边出版,它就只展示哪一边。每张地图都把另一边划成空白。这座城市的任何东西都有两套:两套电话系统,两边不能通电话;两套邮政系统,两边不能通邮;两套交通网络,两边的车辆不能来往;有两个政府,还有两个市长。

勒德拉斯街过去是一条繁华的大街,现在成为一条死胡同。所有商店的门窗都用木板封了起来,成为老鼠活动的世界。

在这个城市,过去土族人和希族人都是好朋友和好邻居。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总统拉乌夫·登克塔什和南塞浦路斯共和国总统克莱里季斯曾经在同一所尼科西亚学校学习。现在势不两立,在这座城市的南部,土族人的一切痕迹都被清除;而在这座城市的北部,也没有任何东西带有希族的痕迹。

这座城市的南部原来有许多古老的建筑,现在都不见踪影,只有城市中心一座16世纪奥斯曼土耳其时代的客店还完好无损地矗立着。这是为什么?博拉市长说:“我们的贫穷是我们的富裕。因为我们没有钱来破坏它。”

在尼科西亚国际机场有塞浦路斯航空公司的一架三叉戟飞机停在跑道上,像要沿着跑道滑行起飞似的。由于这架飞机在停火之前未能离开此地,联合国维和部队接到指示,不能移动这里的任何东西,就连缓冲区内咖啡店里的胡椒瓶也不能动,因而这架飞机成了记录着这场无休止的战争的大型露天博物馆的一部分。这个机场是世界上最安静的机场惟一的声响就是乌鸦的叫声和联合国旗帜迎风飘扬的声音。这个地区仍埋着1300枚地雷,但是没有人清除这些地雷。

尼科西亚南北部的分裂正在加深。这条深长的“裂缝”已经成为一块无法消除的伤疤。今天,两边人民共同的愿望是走向统一,但他们良好的愿望变得那么遥远,似乎是不可想像。

为结束塞浦路斯的分裂状态,30年来,国际社会不断在两族间进行斡旋。2002年11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塞浦路斯建立由“希族州”和“土族州”平等组成的“共同国家”政府的建议,设立“总统委员会”,由希、土两族轮流担任总统,议会的参议员也由两个民族平均分配。该方案提出后,希族人认为这个方案明显偏向土族一方。希族人希望统一,但不愿看到仅占全岛人口12.3%的土族与希族拥有同样的地位。方案被希族否决。

根据安南的方案,在塞浦路斯进行全民公投,如果希、土族都投票否决统一方案,那么,塞岛的统一问题将“死亡和无效”;如果一方同意,另一方不同意,那么,可以考虑2005年底举行一次公投。塞浦路斯总统帕帕佐普洛斯希腊族 表示,虽然安南的方案在希族方面被否决,但这并不意味着塞统一进程的终结,塞政府将努力找到解决办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