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中国人滞留塞尔维亚60天他们经历了什么?

3月20日,塞尔维亚开始“封国”,停航停运之后,一群中国人被迫滞留在了这里。到今天为止,他们中大多数人的滞留天数都已超过了60天。

焦虑,急迫,起伏,从容汹涌的疫情中,意外滞留在异国他乡的两个月,可能是他们每个人有生以来,心绪最复杂,也最特别的一段时光。

塞尔维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接近10000例。随着疫情趋缓,不出意外,塞尔维亚将在今天解除持续51天的紧急状态。议会表决通过后,明天起,塞尔维亚将不再实施宵禁。滞塞同胞盼望已久的“通航”日子,或已为期不远。

塞尔维亚解封前,七位滞塞同胞接受了北京日报客户端的采访,讲述了各自难忘的塞尔维亚故事。

3月20日塞尔维亚“封国”前一天,美国驻塞使馆也宣布不再给第三国公民办理签证。

与林安妮相约一起经塞尔维亚前往美国的一位男生乘3月19日的飞机从塞尔维亚回到中国,而林安妮订的回国机票是3月20日的

赴美继续学业无望,又没法回国,万般无奈之下,林安妮在Instagram上给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发去私信,用一种最直接的方式将自己滞留塞尔维亚的状况告知了“铁板朋友”的总统。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真的收到了武契奇的回复:“亲爱的安妮,谢谢你的告知,我已把你的情况告知政府相关部门,一旦有答案,我们会立刻通知你,请你一定保重。”

经过反复确认,林安妮确定这是武契奇本人的回复。这让她焦虑以至一度崩溃的心情得到些许平复。

林安妮是和妈妈一起来塞尔维亚,准备按美国的规定在第三国呆满14天,办理签证后再转往美国的。“当地人说机场可能要到5月份才能开了。”挂了电话,她在微信上告诉记者,妈妈,正是知道滞留塞尔维亚后让她崩溃的原因。

去年,林安妮好不容易拿到了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实习机会。过年回家,她原计划在2月初回到美国开始实习。“决定来塞尔维亚的时候,我还希望能赶上实习。现在一呆两个月,实习已经没戏了,学业也大受影响。”

“也许她会知道,但我没有告诉她”冯耘,31岁,建筑防护工程师家乡:云南滞留天数:65天

冯耘有20个国家的旅行经历。今年1月初,他到马来西亚出差,推广自动防洪闸产品。国内疫情暴发后,考虑到回国的风险,他决定先到免签的波黑和塞尔维亚兜一圈。

“现在有一带一路,我想转转,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展。一不小心就滞留了。”

塞尔维亚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经常全天禁足。独自一人在一个陌生国度“宅”了两个月,冯耘没有感到很大的压力,也没有特别想家。“突然在国外遇上这么个情况,我觉得也正常,毕竟国内也是这么过来的。我可能是出来的次数比较多了,比较随遇而安吧。另外我有行伍经历,在部队的时候不能出门很正常,所以也很习惯整天呆着不动。”

长期滞留塞尔维亚,自己的工作能做的已经很少,两个月来冯耘只在电脑上做了一个小项目。房租加上吃饭,一个月要花4000多元人民币,与收入差不多持平。冯耘坦言,在经济能支撑的情况下还能保证健康,他觉得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了。

“家里人也没有太担心我。我长期在外面,他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我哥还知道我在哪儿,我妈是个传统妇女,也不关注新闻,只是知道我在国外,但她并不清楚国外的情况多么严重。也许她会知道,但我没有告诉她。”

“机场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放。脑子里一下就懵了,知道可能要滞留在这儿一两个月了。每天要一个人生活,呆在房间里不能出去,会很难受”

来塞尔维亚前,周七七先到泰国玩了一段时间。她对泰国很熟,去过很多次。知道塞尔维亚免签,又看网上说风景很漂亮,回国只呆了一天,就背着爸妈又出国了,身上还带着很多泰铢。

塞尔维亚是周七七出国旅游的第二个国家,她感到恐慌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对这里的陌生。

“刚开始外面人还挺多的,后来病例多了,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身上的第纳尔用完了,只有泰铢,常去换钱的银行也都关门了,不知道到哪儿换。我的英语也不好”

好在塞尔维亚人跟泰国人有点像的地方是对中国人的态度比较友好,这给了周七七些许安慰。有次她去一个小便利店买东西,店员看她是中国人,便用英语对她说“谢谢”“中国人非常好”。周七七也很高兴,拿出一些口罩送给了对方。这是家人从国内寄来的,总共有100个一次性口罩,100个N95口罩,30个手套,10个护目镜。

随着时间推移,周七七忐忑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她告诉记者,自己每天做饭、吃饭,到点就睡觉,生活很规律,但也“很无聊很无聊”。

“一个人冷静下来之后,也正好思考一下人生。莫名其妙在一个陌生的国家呆了这么长时间,这段经历应该会记一辈子。”

“其实我跟女朋友已经5个月没见面了。真的很痛苦,很不容易,异国这么久了。”

谢斌是2月22日从波黑来的塞尔维亚。订好的回国机票是3月22日的,但塞尔维亚在这之前三天“封国”,让他措手不及。

疫情之下,租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贝尔格莱德很多房东都已经停止出租,但也有个别的仍然营业。谢斌找的房子一个月400欧元,约合3080元人民币。

除了摄影,谢斌平时还会带团出国旅游,每年都有几个月在国外。疫情来袭,他的这两项工作都只得暂停。“说实话我已经处于失业状态。没有工作,也就没有了收入。”

航班不知何时才能恢复,为了节约开支,让自己不致陷入更窘困的境地,谢斌向房东提出减免房租。他不是第一次来塞尔维亚,对中塞两国的历史渊源有所了解,也在疫情中看到了更多中国和“铁板朋友”的故事,但房东的反应仍令他颇感意外。

塞尔维亚疫情发生前的一次自驾途中,谢斌的车出了故障,抛锚在路上。当地人看见了,也主动来帮他解决问题。他坦言,自己去过很多国家,虽然这次滞塞的经历难言畅快,但塞尔维亚人对中国人的友好情谊是非常真诚,也很真实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滞塞同胞中,谢斌是滞留时间最长的一位,已经超过70天。“接下来我还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就等着机场重新开放,有合适的航班就回去。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孤独,我很想她。”

“贝尔格莱德的地形跟青岛有点像,上坡下坡的。三个箱子,两个袋子,一公里的路走完,两个人感觉胳膊都要掉了。”

梁斯斯是3月11日辗转来到塞尔维亚和男朋友会合的。两个人都是意大利罗马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意大利疫情严重,他们没有选择回国,而是到邻国“暂避”。

新租的房子比原来的大一些。两个人都有学习上的任务,还要为塞尔维亚随时解封后,回意大利可能要面对的考试做准备。梁斯斯说,新房子里两人都有独立的空间,“可以互不打扰,各忙各的。”

梁斯斯高中毕业就到意大利留学,学习艺术类专业。常年在外生活,锻炼了她的独立能力。

“欧洲疫情缓和了,目前的计划是希望5月底6月初能回意大利。只是希望,成不成还得看缘分。我们也是随遇而安,这时候回国也没什么必要。我们的同学大部分还是比较冷静,没有回国,呆在家里不出去。”

滞留塞尔维亚的同胞建了很多个微信群保持联系。梁斯斯和男朋友也建了一个“塞尔维亚解封旅游群”,大家计划解封之后,相约逛逛这个栖身多时,却仍然“陌生”的国度。

“跟朋友聊天,每次聊到那种疫情过去以后我们要怎么怎么样,心里就有点难受。很多本来很简单的事情,比如看电影,去好吃的餐厅吃饭,随时出发游览一个乡下小镇,现在都不能实现了。”虽然“心挺大”,这段日子仍然让梁斯斯感触良多。

6小时的时差,黄扬和女朋友每天只要醒着,都会一直开着视频,仿佛对方就在身边一样。

今年春节,是黄扬赴美留学、工作5年来第一次回家过年。谁料新冠疫情突然来袭,3月初,他决定取道塞尔维亚,按美国的要求在第三国居留14天后返美复工。

被迫滞留已经两个月,黄扬还是觉得懊恼。“很多人从泰国和迪拜中转,折腾了几下都已经回去了。我到现在还是觉得自己太背,怎么偏偏就选了塞尔维亚?”

黄扬在纽约供职的是从事交互装置的一家小公司。疫情影响之下,他们主要服务的主题公园和各种展会都已暂停,产业受冲击很厉害。前两天,公司刚刚裁了三个人。

不过,公司对在职员工还比较关怀。黄扬每天差不多按照时差远程工作,从下午4点干到晚上9点,薪水受影响很小。

黄扬的女朋友是台湾人,跟他一起回广州过年后,先从台湾回到了美国。女朋友本来从事设计工作,还是因为疫情,现在她在美国已经失业了。

黄扬在贝尔格莱德的房东是当地一位年轻姑娘,平时当导游的她也没了工作。她对黄扬很客气,在租期不确定的情况下一直给他续租。租金一个月600美元,以黄扬的收入还支应得起。但他知道不少滞塞同胞也面临着一些困难,大家都在等5月中旬贝尔格莱德尼古拉特斯拉机场能够如预期通航。

今年1月,王硕从美国回家休假,顺便过年。赶上疫情暴发,一晃就到了2月底,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该回美国了,不然签证就会出问题。

去美国需要在第三国停留14天,王硕先买的机票是去格鲁吉亚的。但就在出发前,格鲁吉亚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她才把目的地临时改成塞尔维亚。

一切都那么地凑巧,又是那么地不凑巧,王硕的赴美机票也正好订在3月19日塞尔维亚宣布“封国”那天。

航班取消,王硕无奈地从尼古拉特斯拉机场返回酒店,却发现酒店已经关门,只剩一名工作人员留守。

对方不会说英语,但知道王硕遇到了困难,马上给酒店经理打电话。经理也很快采取行动,联系了另一家尚在营业的酒店,把王硕送了过去。

29岁那年,王硕赴美留学,期间学习了手绘。现在在美国有一份律所的工作,但王硕说画画才是她的主业。

“通过这段时间,我觉得我更了解自己了。这是个很难得的跟自己长时间独处的机会,你会发现最坏的自己,也会发现最好的自己。心情崩溃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跟很多身处困境的人相比,我还是很幸运。”

“新增确诊数量在下降,接受检测的人越来越多。塞尔维亚的情况正越来越好,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3月20日,塞尔维亚开始“封国”,停航停运之后,一群中国人被迫滞留在了这里。到今天为止,他们中大多数人的滞留天数都已超过了60天。

焦虑,急迫,起伏,从容汹涌的疫情中,意外滞留在异国他乡的两个月,可能是他们每个人有生以来,心绪最复杂,也最特别的一段时光。

塞尔维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接近10000例。随着疫情趋缓,不出意外,塞尔维亚将在今天解除持续51天的紧急状态。议会表决通过后,明天起,塞尔维亚将不再实施宵禁。滞塞同胞盼望已久的“通航”日子,或已为期不远。

塞尔维亚解封前,七位滞塞同胞接受了北京日报客户端的采访,讲述了各自难忘的塞尔维亚故事。

3月20日塞尔维亚“封国”前一天,美国驻塞使馆也宣布不再给第三国公民办理签证。

与林安妮相约一起经塞尔维亚前往美国的一位男生乘3月19日的飞机从塞尔维亚回到中国,而林安妮订的回国机票是3月20日的

赴美继续学业无望,又没法回国,万般无奈之下,林安妮在Instagram上给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发去私信,用一种最直接的方式将自己滞留塞尔维亚的状况告知了“铁板朋友”的总统。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真的收到了武契奇的回复:“亲爱的安妮,谢谢你的告知,我已把你的情况告知政府相关部门,一旦有答案,我们会立刻通知你,请你一定保重。”

经过反复确认,林安妮确定这是武契奇本人的回复。这让她焦虑以至一度崩溃的心情得到些许平复。

林安妮是和妈妈一起来塞尔维亚,准备按美国的规定在第三国呆满14天,办理签证后再转往美国的。“当地人说机场可能要到5月份才能开了。”挂了电话,她在微信上告诉记者,妈妈,正是知道滞留塞尔维亚后让她崩溃的原因。

去年,林安妮好不容易拿到了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实习机会。过年回家,她原计划在2月初回到美国开始实习。“决定来塞尔维亚的时候,我还希望能赶上实习。现在一呆两个月,实习已经没戏了,学业也大受影响。”

“也许她会知道,但我没有告诉她”冯耘,31岁,建筑防护工程师家乡:云南滞留天数:65天

冯耘有20个国家的旅行经历。今年1月初,他到马来西亚出差,推广自动防洪闸产品。国内疫情暴发后,考虑到回国的风险,他决定先到免签的波黑和塞尔维亚兜一圈。

“现在有一带一路,我想转转,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展。一不小心就滞留了。”

塞尔维亚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经常全天禁足。独自一人在一个陌生国度“宅”了两个月,冯耘没有感到很大的压力,也没有特别想家。“突然在国外遇上这么个情况,我觉得也正常,毕竟国内也是这么过来的。我可能是出来的次数比较多了,比较随遇而安吧。另外我有行伍经历,在部队的时候不能出门很正常,所以也很习惯整天呆着不动。”

长期滞留塞尔维亚,自己的工作能做的已经很少,两个月来冯耘只在电脑上做了一个小项目。房租加上吃饭,一个月要花4000多元人民币,与收入差不多持平。冯耘坦言,在经济能支撑的情况下还能保证健康,他觉得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了。

“家里人也没有太担心我。我长期在外面,他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我哥还知道我在哪儿,我妈是个传统妇女,也不关注新闻,只是知道我在国外,但她并不清楚国外的情况多么严重。也许她会知道,但我没有告诉她。”

“机场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放。脑子里一下就懵了,知道可能要滞留在这儿一两个月了。每天要一个人生活,呆在房间里不能出去,会很难受”

来塞尔维亚前,周七七先到泰国玩了一段时间。她对泰国很熟,去过很多次。知道塞尔维亚免签,又看网上说风景很漂亮,回国只呆了一天,就背着爸妈又出国了,身上还带着很多泰铢。

塞尔维亚是周七七出国旅游的第二个国家,她感到恐慌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对这里的陌生。

“刚开始外面人还挺多的,后来病例多了,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身上的第纳尔用完了,只有泰铢,常去换钱的银行也都关门了,不知道到哪儿换。我的英语也不好”

好在塞尔维亚人跟泰国人有点像的地方是对中国人的态度比较友好,这给了周七七些许安慰。有次她去一个小便利店买东西,店员看她是中国人,便用英语对她说“谢谢”“中国人非常好”。周七七也很高兴,拿出一些口罩送给了对方。这是家人从国内寄来的,总共有100个一次性口罩,100个N95口罩,30个手套,10个护目镜。

随着时间推移,周七七忐忑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她告诉记者,自己每天做饭、吃饭,到点就睡觉,生活很规律,但也“很无聊很无聊”。

“一个人冷静下来之后,也正好思考一下人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ujianghunshasheying.com/,欧洲预选塞尔维亚莫名其妙在一个陌生的国家呆了这么长时间,这段经历应该会记一辈子。”

“其实我跟女朋友已经5个月没见面了。真的很痛苦,很不容易,异国这么久了。”

谢斌是2月22日从波黑来的塞尔维亚。订好的回国机票是3月22日的,但塞尔维亚在这之前三天“封国”,让他措手不及。

疫情之下,租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贝尔格莱德很多房东都已经停止出租,但也有个别的仍然营业。谢斌找的房子一个月400欧元,约合3080元人民币。

除了摄影,谢斌平时还会带团出国旅游,每年都有几个月在国外。疫情来袭,他的这两项工作都只得暂停。“说实话我已经处于失业状态。没有工作,也就没有了收入。”

航班不知何时才能恢复,为了节约开支,让自己不致陷入更窘困的境地,谢斌向房东提出减免房租。他不是第一次来塞尔维亚,对中塞两国的历史渊源有所了解,也在疫情中看到了更多中国和“铁板朋友”的故事,但房东的反应仍令他颇感意外。

塞尔维亚疫情发生前的一次自驾途中,谢斌的车出了故障,抛锚在路上。当地人看见了,也主动来帮他解决问题。他坦言,自己去过很多国家,虽然这次滞塞的经历难言畅快,但塞尔维亚人对中国人的友好情谊是非常真诚,也很真实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滞塞同胞中,谢斌是滞留时间最长的一位,已经超过70天。“接下来我还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就等着机场重新开放,有合适的航班就回去。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孤独,我很想她。”

“贝尔格莱德的地形跟青岛有点像,上坡下坡的。三个箱子,两个袋子,一公里的路走完,两个人感觉胳膊都要掉了。”

梁斯斯是3月11日辗转来到塞尔维亚和男朋友会合的。两个人都是意大利罗马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意大利疫情严重,他们没有选择回国,而是到邻国“暂避”。

新租的房子比原来的大一些。两个人都有学习上的任务,还要为塞尔维亚随时解封后,回意大利可能要面对的考试做准备。梁斯斯说,新房子里两人都有独立的空间,“可以互不打扰,各忙各的。”

梁斯斯高中毕业就到意大利留学,学习艺术类专业。常年在外生活,锻炼了她的独立能力。

“欧洲疫情缓和了,目前的计划是希望5月底6月初能回意大利。只是希望,成不成还得看缘分。我们也是随遇而安,这时候回国也没什么必要。我们的同学大部分还是比较冷静,没有回国,呆在家里不出去。”

滞留塞尔维亚的同胞建了很多个微信群保持联系。梁斯斯和男朋友也建了一个“塞尔维亚解封旅游群”,大家计划解封之后,相约逛逛这个栖身多时,却仍然“陌生”的国度。

“跟朋友聊天,每次聊到那种疫情过去以后我们要怎么怎么样,心里就有点难受。很多本来很简单的事情,比如看电影,去好吃的餐厅吃饭,随时出发游览一个乡下小镇,现在都不能实现了。”虽然“心挺大”,这段日子仍然让梁斯斯感触良多。

6小时的时差,黄扬和女朋友每天只要醒着,都会一直开着视频,仿佛对方就在身边一样。

今年春节,是黄扬赴美留学、工作5年来第一次回家过年。谁料新冠疫情突然来袭,3月初,他决定取道塞尔维亚,按美国的要求在第三国居留14天后返美复工。

被迫滞留已经两个月,黄扬还是觉得懊恼。“很多人从泰国和迪拜中转,折腾了几下都已经回去了。我到现在还是觉得自己太背,怎么偏偏就选了塞尔维亚?”

黄扬在纽约供职的是从事交互装置的一家小公司。疫情影响之下,他们主要服务的主题公园和各种展会都已暂停,产业受冲击很厉害。前两天,公司刚刚裁了三个人。

不过,公司对在职员工还比较关怀。黄扬每天差不多按照时差远程工作,从下午4点干到晚上9点,薪水受影响很小。

黄扬的女朋友是台湾人,跟他一起回广州过年后,先从台湾回到了美国。女朋友本来从事设计工作,还是因为疫情,现在她在美国已经失业了。

黄扬在贝尔格莱德的房东是当地一位年轻姑娘,平时当导游的她也没了工作。她对黄扬很客气,在租期不确定的情况下一直给他续租。租金一个月600美元,以黄扬的收入还支应得起。但他知道不少滞塞同胞也面临着一些困难,大家都在等5月中旬贝尔格莱德尼古拉特斯拉机场能够如预期通航。

今年1月,王硕从美国回家休假,顺便过年。赶上疫情暴发,一晃就到了2月底,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该回美国了,不然签证就会出问题。

去美国需要在第三国停留14天,王硕先买的机票是去格鲁吉亚的。但就在出发前,格鲁吉亚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她才把目的地临时改成塞尔维亚。

一切都那么地凑巧,又是那么地不凑巧,王硕的赴美机票也正好订在3月19日塞尔维亚宣布“封国”那天。

航班取消,王硕无奈地从尼古拉特斯拉机场返回酒店,却发现酒店已经关门,只剩一名工作人员留守。

对方不会说英语,但知道王硕遇到了困难,马上给酒店经理打电话。经理也很快采取行动,联系了另一家尚在营业的酒店,把王硕送了过去。

29岁那年,王硕赴美留学,期间学习了手绘。现在在美国有一份律所的工作,但王硕说画画才是她的主业。

“通过这段时间,我觉得我更了解自己了。这是个很难得的跟自己长时间独处的机会,你会发现最坏的自己,也会发现最好的自己。心情崩溃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跟很多身处困境的人相比,我还是很幸运。”

“新增确诊数量在下降,接受检测的人越来越多。塞尔维亚的情况正越来越好,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黑龙江野生东北虎进村追踪:不到半年出现数次,“大王”为何频频“下山”?

黑龙江野生东北虎进村追踪:不到半年出现数次,“大王”为何频频“下山”?

【庆祝建党百年·发现最美铁路】走进“火车头中的火车头”——“号”机车

特斯拉维权女车主获释后首发声 特斯拉一直否认刹车失灵 真相究竟是什么?

男子翻上海地铁站台进入线路身亡 具体原因待查明 列车运营已逐步恢复正常

【庆祝建党百年·发现最美铁路】走进“火车头中的火车头”——“号”机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