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欲出售纽约使领馆豪宅:希望换点钱回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ujianghunshasheying.com/,欧洲预选塞尔维亚

公园大道730号这栋红砖大楼里的一套复式住宅,曾是南斯拉夫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官方寓所。塞尔维亚政府持有的产权最多,正打算将房子转手。附近的公园大道740号是法国大使的住所,目前正以4800万美元的价格挂牌出售。

中新网5月19日电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不少外国政府受益于房地产价值的上涨,卖掉了它们在纽约曼哈顿上城区的房产,以便搬迁到离联合国更近的地方。

在公园大道(Park Avenue)730号,有一套宽敞的复式公寓,包含13个房间。在那里,时间就像停止了一般。

办公室的桌上放着一台积满灰尘的打字机;镶金边的瓷器依然堆在橱柜里,等待着永远不会举办的晚宴。大片灰泥已从天花板上剥落,它们就像从树上飘落的枯叶一样,盖在了地板上。

这套公寓,曾经是南斯拉夫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寓所,带有四座露台和气派的门厅,曾经招待了各国首脑和世界领导人。当20世纪90年代初战争爆发时,南斯拉夫大使离开了这里,关上了身后的大门。南斯拉夫解体后,新成立的几个国家一直处于发展停滞的状态,而这套公寓虽然保留着一丝昔日的荣光,却由于长期无人居住,已变得日趋破败。

公寓的所有权,被南斯拉夫解体后新成立的五个国家分割,这五个国家分别是: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马其顿、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尔维亚持有的产权最多,占比39.5%。该国正为抛售产权而头疼。为了与合作公寓管委会保持良好的关系,该国一直在支付这个单元的每月维护费。这可是笔不小的数额,每月需支付1.3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3477元),换算成一年就是16.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万元)。

“真希望我们能让它入市交易,换点钱回来,摆脱掉这件事。”塞尔维亚驻纽约总领事米里亚娜日夫科维奇(Mirjana Zivkovic)说。

尽管华盛顿是世界外交官的大本营,纽约作为联合国总部的所在地,也有许多外国使节。几十年来,许多国家的外事机构驻扎在上东区这片宁静、高雅的街区里。比如那栋位于公园大道740号的大楼,就曾将许多地位显赫的潜在买家都拒之门外,因而获得恶名。不过,来自法国、土耳其、日本的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德国的总领事,一直受到这处合作公寓管委会的欢迎。

然而,正如航天飞行曾被视为时髦的象征,与外交使节为邻也不再像过去那么有吸引力了。随着全球政治动荡和政权颠覆的加剧,越来越多的合作公寓管委会开始向外国政府投以怀疑的目光。此外还有法律问题需要考虑,比如外交豁免权,这可能会让许多合作公寓的管委会非常头疼。

囊中羞涩的法国政府,近日挂牌销售了两套位于上城区住宅区的房产,以便缩减规模,并迁到离联合国总部更近的地方。

这两处待售房产包括公园大道740号的一套18间房的复式住宅,那里曾经是法国驻联合国大使的住所,价值4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99亿元);另一套是位于中央公园(Central Park)对面、第五大道1143号的一座30英尺(约合9米)宽的联排别墅。自1949年以来,法国一直在公园大道740号拥有房产;该国于1978年以区区6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74万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套复式住宅,带有六间卧室(不包括佣人房)、五个壁炉和38扇窗户。

“一方面你在削减人民的社会福利,另一方面却拥有价值4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99亿元)的资产,这实在是说不过去;这话说出去真的不好听,”经纪公司Leslie J. Garfield的所有人杰德H加菲尔德(Jed H. Garfield)表示。加菲尔德目前与合伙人弗朗西斯奥谢(Francis OShea)一起,代表法国销售第五大道1143号的联排别墅。弗朗西斯已经把买方出价的截止日期设在了周一,届时他们将挑选出三、四份最优报价。

对于想搬家的外交使节来说,有些共管公寓开发项目正在为他们提供便利,比如联合国广场50号,一座包含88个单元的建筑;还有第一大道616号,那里正计划建造一座大厦。1

然而,在纽约市的房地产规章和风云变幻的市场力量的作用下,外交大戏依然为数不少。比方说,在东69街34号,艺术品交易商理查德L费根(Richard L. Feigen)租下一套大房子。它曾为伊朗政府所有,据加菲尔德说,目前这套房子正由美国国务院的外交机关办公室(Office of Foreign Missions)赞助,加菲尔德几年前将它租给了费根。此外,还有经纪人说,东80街124号有一座40英尺(约合12米)宽的豪宅,曾经属于伊拉克政府,目前也已弃置多年。

至于地处公园大道730号的那套曾属于南斯拉夫的公寓,如果按照现在的状态卖出,其价值为1500万到2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343万到1.2亿元)。如果装修后出售,价值很可能会翻一倍,房地产公司Douglas Elliman Real Estate的助理经纪人特里斯坦哈珀(Tristan Harper)如是说。哈珀出生于前南斯拉夫,20世纪90年代初,在那套公寓还没有被弃置之前,他曾去过几次。“那是一个迷人的地方——很壮观,虽然现在年久失修,但你依然能够看出它昔日的荣光。”他说。

财力雄厚的合作公寓管委会曾经欢迎外交机关入驻,如今,许多管委会开始抱有警惕的态度。外国政府受到外交豁免权的保护。举个例子,假如他们停止支付维护费,法院可能会做出付费判决。但是与一般的股东不同,管委会不能驱逐外交机关、将公寓卖掉,以抵偿损失。他们往往会要求外国政府放弃这一豁免权。但在很多情况下,它们也不愿这么做。

“对于合作公寓或共管公寓管委会来说,这会引起很大的问题,”律师事务所Stroock &Stroock &Lavan的合伙人伊娃C塔莱尔(Eva C. Talel)表示,“法律的原因加上外交使节的生活习惯问题,会导致事情无法解决,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且并不少见。”

今年年初,该国出价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亿元),签约买下了上东区的一座联排别墅,创下纽约市联排商品房的价格记录。去年,该国曾以344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亿元)的价格,在比克曼广场(Beekman Place)购买了艾伦比德尔希普曼的故居(Ellen Shipman Biddle Residence)。2012年,卡塔尔试图买下铜业大亨的女继承人休姬特克拉克(Huguette Clark)在第五大道907号的两处公寓,但是据报道,交易请求遭到了合作公寓管委会的拒绝。

尽管塞尔维亚、法国等国正想办法转手它们的豪宅资产,以换成不太奢华的寓所,但是卡塔尔这样的国家让纽约看到了希望。许多外国政府如今驻扎在条件优越的上东城,如果它们都开始租赁中城区的破败办公室,或者涌向其它社区中拥挤不堪的共管公寓,那将是一幅多么令人悲戚的光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