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塞拜疆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ujianghunshasheying.com/,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说到伊朗,就不能不谈到阿塞拜疆人。按人口比例来看,阿塞拜疆人占伊朗人口的1/4左右,而且是伊朗长期的统治者,因此这个民族在伊朗具有超过一般的少数民族的影响力。

阿塞拜疆最初是一个地理名词,是波斯语“火之地”的意思。这究竟是从燃烧的石油得来,还是因为当初琐罗亚斯德教的影响,现在已经说不清了。阿塞拜疆之于伊朗,近似于东北之于中国。既有悠久密切的联系,又始终处于一种边缘性的地位。这可能与波斯人源于伊朗南部,并始终把目光放在两河流域有关,以至于他们忽视这一地区。阿塞拜疆的土著居民是伊朗语族的阿速人(也就是阿兰人),据认为他们的直系后代是现在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境内的奥塞梯人,这是一个比较另类的高加索民族,他既是北高加索唯一的伊朗语民族,唯一信奉东正教的民族。而巴塞罗那所在地的加泰罗尼亚人,则是被当年匈奴人驱赶到西班牙的哥特人和阿兰人融和而成,加泰罗尼亚就是哥特阿兰的连读。

自塞尔柱突厥人以来,伊朗高原成了各种说突厥语民族的走廊,但突厥人的领袖出于保护到手的财富的原因,把自己的族人人大都派到统治的边缘地区去掠夺尚未占有的财富,这也就是安纳托利亚突厥化,而伊朗本土却还保持了波斯文化的原因。直至蒙古人入侵之前,阿塞拜疆地区仍是阿速人主宰的。真正造就了阿塞拜疆突厥人的不是别的,正是蒙古人的西征。蒙古人征服西亚后,把统治中心放在了阿塞拜疆,并定都大不里士。西征的蒙古人数量有限,他们大量使用突厥人仆军,从而造成了突厥人向阿塞拜疆的大量集中,使这片土地完成了突厥化。由于蒙古人统治范围的扩大,阿塞拜疆从伊朗的边缘变成了西部蒙古帝国的中心,也从一个被忽视的边缘变成了各方的必争之地。首先是钦察汗国和伊尔汗国的争夺对象,正是由于改信伊斯兰教的钦察汗别儿哥为了阿塞拜疆向伊尔汗旭烈兀同室操戈,牵制了旭烈兀的主力,导致蒙古军被埃及马木鲁克击败。从此蒙古帝国就陷入了内战,再也无力向外出击,直至其灭亡。阿塞拜疆第一次成了历史的转折点。

伊尔汗国灭亡后,阿塞拜疆人开始形成。虽然经历了跛子帖木儿的打击,但最终仍成为了伊朗的统治者。先后建立了萨法维王朝和恺加王朝,从1502年至1925年,统治伊朗达四百二十四年,直至最终被巴列维王朝取代。在阿塞拜疆人统治地域最大的时候,囊括了伊朗、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格鲁吉亚东部及俄罗斯的达吉斯坦、巴林、土库曼斯坦及巴基斯坦的一部分。但随着恺加王朝的日益衰败以及俄国的日益强大和英国进入波斯湾,自1800年到1828年间阿塞拜疆人就丢掉除现在伊朗版图外的所有领土。尤其重要的是北部阿塞拜疆也被俄罗斯帝国掌握。

出于统治波斯人的需要,以及阿塞拜疆人对文明远高于他们的波斯文明的仰慕和吸收,阿塞拜疆人在宗教和文化上都已经和波斯相当接近了,并将其当成波斯文明的继承者,这也是阿塞拜疆人和波斯人关系较为缓和的因。伊朗的统治权由阿塞拜疆人转移至波斯人手中很少有民族对立的口号。不过为了加强国家凝聚力,巴列维王朝建立后,礼萨.汗国王进行了强制性的波斯化运动。除了亚美尼亚人和犹太人外,不承认除波斯人以外的其他民族。同时全面推行波斯语和波斯文,并要求取波斯姓名。这些措施虽然引起了一些反感,但也大大强化了阿塞拜疆人的伊朗人认同。

伊朗的阿塞拜疆分离势力本身力量弱小,而且号召力有限,所以有影响的分离行动一般都是在外国势力的鼓动和帮助下发动的。二战结束后的“伊朗事件”是阿塞拜疆分离势力影响最大的一次,这是苏联为了扩张其南部边界,并强化对中东的影响而发动的。阿塞拜疆人民党从伊朗人民党中分离出来,在苏联军队的保护下建立了“阿塞拜疆民族政府”,掌握了整个伊朗的阿塞拜疆地区。不过阿塞拜疆人对这个政权并不很支持,除了因为对俄国人的厌恶和恐惧外,伊朗阿塞拜疆人的民族意识较弱也是原因之一,他们更看重自己的宗教身份,对马列主义的同族人没有认同感。因此在美国压力下,斯大林将军队撤出伊朗后,伊朗军队很轻松的消灭了“阿塞拜疆民族政府”,此次事件是凯南“对苏遏制战略”的首次应用,就此拉开了冷战的序幕,阿塞拜疆又一次成了历史的转折点。

另一次较大的分离运动源于苏联解体。苏联的阿塞拜疆以及中亚的众多突厥语国家的独立,刺激了泛突厥主义和大阿塞拜疆主义。欧亚大陆被西方战略家称为“世界岛”,而中亚则是其中心。中亚除了被中国、俄国、伊朗所环绕外,与外界的通道只剩下了阿富汗和南高加索。阿富汗多山,交通极差,且从来战乱不断。相较而言,南高加索是西方和美国唯一可以利用的对外通道。美国和西方一向是支持泛突厥主义的,除了口头上的人权和民族自决外,其真实的动机是削弱以前的苏联和现在的俄国、中国、伊朗,建立一个为西方、为美国彻底控制的世界。通过亲西方的土耳其,把中亚与西方连接起来,在“世界岛”的中心建立一个对整个亚欧大陆进行控制的基地,并建立一条输出中亚丰富资源的安全通道,这就是西方和美国的宏图大业。

但泛突厥主义的最大问题就是实力最强和核心的国家土耳其和其他突厥语国家不接壤的现实,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土耳其只与阿塞拜疆的分地纳希切万地区接壤,而与阿塞拜疆的主体被亚美尼亚分隔。而土耳其曾对亚美尼亚人进行过种族灭绝性的大屠杀,数量达百万以上,导致了曾是亚美尼亚人聚居区的土耳其东部地区亚美尼亚人的消失,其与亚美尼亚的关系极其恶劣。而亚美尼亚人事实上已经控制了阿塞拜疆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并将其与亚美尼亚连接起来,这也加大了土耳其与阿塞拜疆的距离,这就是泛突厥主义的一个瓶颈。

亚美尼亚是一个山地小国,只有不到三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三百万的人口。别说与八十万平方公里、八千万人口的土耳其相比微不足道,就是与八万平方公里、七百万人口的阿塞拜疆相比也是大小悬殊,但土耳其只是对其进行口头威胁,而阿塞拜疆更是被其打得丧师失地,这又是何原因呢?

首先,亚美尼亚人在历史上的遭遇极为悲惨,被称为高加索的犹太人。由于坚持基督教的信仰,先后遭到萨珊波斯帝国的攻击、阿拉伯帝国的迫害、奥斯曼帝国的种族灭绝大屠杀。这些血腥的历史造成了亚美尼亚人与犹太人一样的危机感和坚强的民族性格,在纳-卡冲突中,亚美尼亚人无论男女老少,纷纷参与作战,而母国和世界各地的亚美尼亚人出钱出人全力支持,相较1995年印尼屠杀华人时的中国和华人的表现,我们怎能不有愧于自黄帝以来中华列祖列宗之灵!

第二,由于亚美尼亚与俄国是有相同信仰和密切联系的国家,同时泛突厥主义除了威胁俄国在中亚的利益,也是俄国本身的突厥语民族分离倾向的源头。所以俄国不仅对亚美尼亚给予武器上的支持,在关键时刻甚至让俄军参与作战。

第三,亚美尼亚侨民遍布世界,由于其经济、文化和政治方面都有着较高的成就,在西方和美国都颇有影响。而且亚美尼亚的基督教信仰和被屠杀的历史也使亚美尼亚在道义上为西方所支持,这就使土耳其有所顾忌,始终不敢直接参战。

美国曾提出一个方案:阿塞拜疆同意纳-卡的大部分和亚美尼亚合并及连接起来(纳-卡在阿塞拜疆内部,与亚美尼亚不接壤,但是亚美尼亚人的世居地), 而亚美尼亚则让出其与伊朗交界的领土,使阿塞拜疆主体与飞地纳希切万连接起来,并和土耳其直接接壤。亚美尼亚拒绝了这一方案,因为这将使其完全处于土耳其-阿塞拜疆的包围之中。现在的巴库-杰伊汉石油管道是美国的另一个选择,这一方案是通过格鲁吉亚将阿塞拜疆和土耳其联系起来。但这一方案的不稳定性很高,格鲁吉亚作为一个紧邻俄国的小国,不可避免的受到俄国的影响,而为俄国控制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两个共和国更是把格鲁吉亚的领土纵深压缩的所剩无几。虽然现在格鲁吉亚被亲西方派掌握,但萨卡什维利对反对党和俄国间谍策划政变的指控就反映了西方对俄国重新扶植亲俄势力的担忧。

伊朗由于其波斯人的民族属性和什叶派的宗教信仰,对中亚的影响一直是很有限的。在苏联解体时,伊朗和土耳其都想向中亚扩大影响,结果是伊朗惨败,连送去的打字机都没人要,因为土耳其送去了拉丁字母的打字机,而伊朗送去的是阿拉伯字母的打字机。而如果南阿塞拜疆从伊朗分离出来,土耳其就可以通过广阔的通道与阿塞拜疆联系起来,而里海也早已由古代的屏障变成四通八达的捷径,,中亚的大门就将彻底为西方敞开,中国的西部将承受巨大的民族和宗教的压力,中国的战略形势将急剧恶化,甚至会导致中国的解体。这是一个泛突厥主义和西方梦寐以求的前景,也是一个对中国很可怕的前景,它不一定发生,但凡事应该先设想一个最坏的结果,只有这样,才会认识其严重性,采取措施防止这种结果的出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