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政坛失意人

在民粹机会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内贾德,似乎开始从体制内部的批评者向体制外的反对派转型,他甚至开始期待政权的更迭。

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将于6月18日举行,选前,曾担任伊朗第6任总统的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一度登上舆论热搜。

在选举注册登记环节,内贾德高调现身,并得到不少民众青睐。虽然最终未能入围“总统候选人名单”,但其复出引发的热议,仍值得玩味。

内贾德的民意支持率经历过多次起伏。在2005年6月举行的伊朗第9届总统选举中,当时还是政坛新面孔的他,在第二轮投票中力压政坛元老哈希米·拉夫桑贾尼,以61.7%的得票率当选总统,成为选举黑马。在2009年第10届总统选举投票日的前一周,伊朗街头的景象使广大伊朗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坚信内贾德连任无望,各大城市的街头成为绿色的海洋,聚满了前战时总理米尔-侯赛因·穆萨维的支持者。

改革派相信只要选举中不存在舞弊,内贾德就必输无疑。然而,最终内贾德以绝对优势再次当选,不仅得票率相较上次选举增加了2.4个百分点,而且比上次多得了700多万张选票。选举结束后,改革派候选人及其支持者质疑选举存在舞弊,随后爆发了示威游行。最高领袖站在了内贾德一边。抗议活动愈演愈烈,最终演变成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绿色运动”。它不仅在伊朗国家和社会之间制造了难以弥合的裂痕,而且使内贾德站在了多数民众的对立面。

内贾德的受欢迎度在2017年伊朗第12届总统选举前出现回升。当时,他不顾哈梅内伊两次劝阻,宣称自己迫于广大民众要求其参选的压力,毅然报名参选。虽然当时多数人都知道内贾德有极大概率会被宪法监督委员会取消竞选资格,但社会上形成了这样一种主流舆论——如果内贾德能够通过资格审查,那么总统将非他莫属,因为他在社会中下层有广泛的支持群体。但最终他并未通过资格审查,也没有支持者因此上街抗议。

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内贾德只要能通过资格审查便会当选总统的舆论再次得到广泛传播。此外,在内贾德报名参选之际,其支持者挤满了内政部门前的街道。考虑到当时伊朗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仍然严重,观察家不禁感叹内贾德在其支持者心中所享有的威望。然而,内贾德再次不出意外地被宪监会取消了竞选资格,其支持者也没有上街抗议。

内贾德在政坛奉行民粹机会主义,即为了赢得大量民众支持,会极力迎合尽可能多的选民的需求;其最高目标是国家的最高统治权,最低目标则是设法使自己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势力。

2009年“绿色运动”爆发后,内贾德不仅失去了自己原本的社会基础,而且使占据伊朗人口60%多的中产阶层站在了其对立面。与此同时,内贾德之前的传统保守派盟友因为不满其上台后的权力分配开始与其为敌。在这种情况下,他计划通过重新获取大量民意支持来摆脱传统保守派,甚至最高领袖的掣肘。

他认识到,“绿色运动”后,虽然多数民众对其连任感到不满,但他们对最高领袖的不满更甚。因为最高领袖不但认可了选举结果,还支持武装力量对“绿色运动”进行严厉管控。基于这一认识,内贾德试图通过公开挑战教权统治权威来修复甚至扩大自己的群众基础。

他开始抛弃自己之前大力宣扬的伊斯兰什叶派话语,以伊朗民族主义话语取而代之。这一举措的目的,是削弱伊朗教权统治的合法性,因为在伊朗民族主义叙事中,伊斯兰教被描述为入侵者的宗教。内贾德的幕僚开始释放亲美言论,挑战最高领袖坚持的反美话语。此外,内贾德本人也开始公开违抗最高领袖在内阁人事任免上的指示。

事与愿违,当时内贾德的民粹机会主义策略非但没能使其重获民众支持,反而还让他彻底得罪了最高领袖,以及占据宪监会、司法系统等教权机构的传统保守派,致使他和他的亲信之后都无法在选举中通过宪监会的资格审查。

2013年卸任总统后,与教权统治者决裂的内贾德,凭借手中握有的针对312位官僚的14万份文件,不仅没有被彻底逐出政坛,还被最高领袖任命到有着“政坛养老院”之称的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然而,内贾德心有不甘,他想要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势力。

由于与教权机构的决裂和改革派对他的极度敌视,内贾德想要重回权力中心只能依靠群众,并继续贯彻自己的民粹机会主义路线。之后,他频频公开挑战伊斯兰革命意识形态中的核心价值,诸如主张直接与美国对话并解决与美国之间的所有分歧,强调是否实行强制佩戴头巾应该由民众自己决定,甚至质疑教法学家监政本身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教法学家从哪来的权力来决定什么是信仰?”内贾德在2020年1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民粹机会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内贾德,似乎开始从体制内部的批评者向体制外的反对派转型,他甚至开始期待政权的更迭。

观察人士认为,内贾德2017年以来受欢迎度的提升,得益于鲁哈尼政府的困境。鲁哈尼在第一和第二任期内都没能兑现自己在经济发展和政治、社会自由化改革上的承诺,且在2017年底和2019年底对两次大规模社会抗议进行了严厉管控。受此影响,伊朗各阶层民众开始对通过支持体制内派系(改革派、温和派、传统保守派和新保守派)上台,来实现自己的政治诉求这一点失去信心,而内贾德的反体制言论开始受到民众欢迎,成为公共舆论的焦点。

需要指出的是,内贾德成为舆论热点并不意味着内贾德成为了大众领袖。事实上,民众喜欢的只是内贾德破坏性的一面,即反建制的言论,对其治国理政的能力并无信任。这也是当内贾德受到来自体制内部的“不公待遇”时,几乎没有任何民众上街为其“申冤”的原因所在。

分析人士认为,作为一名民粹机会主义者,内贾德的所有政治表态都是为了迎合最广泛民众的诉求。考虑到内贾德已经是伊朗公共舆论的焦点,这说明内贾德政治表态也确实为伊朗广大民众所接受。因此,从内贾德近期的政治表态中大致可以一窥当前伊朗社会主流的政治态度。

内贾德在2017年11月写给哈梅内伊的公开信中说:“沉重的和前所未有的经济、宣传和情感压力,加上政治、精神和心理压力,使得很多民众和家庭受到重创,处于破裂的境地;广大民众,尤其是亲爱的年轻人对未来感到无望……国家现在的局势,使人们对通过现有机制获得更美好未来的希望降至最低。”

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伊朗民众对现有政治统治绩效的不满,他们对通过现有政治体制实现自身诉求缺乏信心,表现出严重的政治冷漠。此外,在2018年2月内贾德写给哈梅内伊的公开信中,他还对军人和教权干预伊朗选举表示强烈反对,这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前伊朗民众对选举 真实性和有效性的质疑。

内贾德对美伊关系的表态,是他能够吸引公众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2019年7月他在接受美国《纽约时报》采访时毫不掩饰地说:“美伊之间相互合作有利于世界和平、经济和文化。美国想要在伊核协议以外更广泛的议题上同伊朗进行对话,这些议题比讨论继续或是终结伊核协议更为重要。我们之间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涉及所有问题的对话。”这一表态,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迎合伊朗民众对美伊关系实现正常化的支持态度。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ujianghunshasheying.com/,欧洲预选塞尔维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