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之父凯末尔:建国后大力宗教改革塑造了如今土耳其的模样

在一战中著名的达达尼尔海峡战役中,土耳其成功击败了英法联军,而在这次战役中,凯末尔也一战成名,从一战前的师长被晋升为军长,人称”伊斯坦布尔的救星“。而在之后他又在一战中成功保卫了首都伊斯坦布尔,地位更加卓著,直接成为军团司令,还获得了“帕夏”的称号,地位相当于总督和大将军。

但是,身为一个天才的军人,凯末尔并不能拯救已经日薄西山的奥斯曼帝国,而且他也不想拯救,他在参军之前就是一个“进步青年”,多次写文章揭露苏丹黑暗的统治。一战以奥斯曼帝国的战败而告终,奥斯曼被迫签署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走向了四分五裂的道路。在这些条约中,有一个叫《色佛尔条约》的条约,他对土耳其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公开的侮辱。凯末尔坚决不承认了,他开始组建军队,和苏联建交,准备打一个轰轰烈烈的独立战争。

土耳其多年的死敌希腊不允许他们不承认,他们假借英法两大国之虎威,趁着土耳其国力衰微,以绝对优势的兵力打到了土耳其,结果凯末尔将其打得落花流水,惨败而归,希军的总司令都被活捉了。随着《洛桑条约》的签订,凯末尔为土耳其赢得了一个独立的地位。随后的凯末尔就成了土耳其的民族英雄,成了集各种权力于一身,不受任何限制的存在。在这种背景下,凯末尔对土耳其这个伊斯兰国家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给土耳其留下了无尽的财富。

“去宗教化”和“世俗化”是凯末尔改革的重中之重,很显然,凯末尔想把土耳其变成一个更加现代化的、没有那么多宗教色彩的世俗国家,大学中的神学系被取消,电台里放的歌都称了西方音乐,世俗学校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建立,一夫多妻制度被取消。离婚制度被确立,穆斯林女子也可以有参政的权力,国体为政教分离我们从这些改革中足以看出凯末尔的先见之明和土耳其这个伊斯兰国家的自我救赎。在土耳其,有一个独特的罪名叫“反世俗罪”,现任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曾因为公开引用伊斯兰“禁诗”而获得这个罪名。不过,宗教的力量毕竟根深蒂固,宗教的改革向来都是最危险的,所以即使是如此受人拥戴,如此位高权重的凯末尔也必须在一些事情上做出让步,比如他就不敢明令禁止妇女带头纱。这种事他都不敢做,后世想要完成就更难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ujianghunshasheying.com/,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