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85后女摄影师:懒得结婚也不买房人生并不会垮掉

有着一头金发和名模般大长腿,便是米娜给我的第一印象。85后的米娜出生和成长在贝尔格莱德,因为喜欢美的东西,大学便念了摄影专业。现在和一位摄影前辈合开了这间工作室,有时接拍商业广告,有时会为时尚杂志拍封面大片,也拍视频。

提到这份职业,她觉得最喜欢的地方在于“不用朝九晚五”,所以她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去环游世界、做自己喜欢的事。

“贝尔格莱德有着让人喜欢的丑陋”,这是米娜的原话。即便她的童年处在这个国家最疯狂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战争似乎并没有给这位女性留下阴影。她补充说,“贝尔格莱德就像一双穿了很久的鞋,虽然旧了但舒适,因为你知道它是你的。”

翻开历史课本, 或许你还会记得, 1991年至1995年克罗地亚战争,1992年至1995年波斯尼亚战争和1996年至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每一次战争都与塞尔维亚息息相关。米娜回忆道:“因为战争,进出口贸易完全被停止了,店铺里买不到任何东西。战争对父母、哥哥姐姐们来说或许很骇人,不过那会儿我还很小,在上小学,什么都不懂。”

“战争最让小孩子开心的是,我们不用上课了,接下来又放暑假。”言语间米娜的嘴角上扬,童年生活历历在目。“那会儿每天都在玩,至于玩什么,我只能说我们都很有创造力。”

不过也不全都是愉快的,有一段历史,或许国人也无法忘记——驻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被炸。米娜回想起1999年3月24至6月10日这段时光,“这是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三个月,我们都很害怕,贝尔格莱德在历史上已经被摧残过太多次了,最后他们炸了国营广播电视台,中国大使馆也在战乱中被炸这是件可怕的事,许多人都在这场厄运中丧生。”

米娜补充说:“后来我才知道,广播电视台当时已被列为重点轰炸目标,电视台的人知道可能会被炸,但当时的领导要求他们必须要坚守自己的岗位,不然就会丢掉饭碗,于是人们就这么活生生地被炸死。”

每天炸弹来临之前,天空会拉响防空警报,人们便纷纷回家,躲入防空洞。等警报结束,人们再走到户外。她说,“那是非常戏剧性的时代,然而当你处在青少年时期时,你不会觉得事情那么严重。现在回想起来,天哪,那是一场战争。”

战争或许没有给年轻一代留下心理阴影,可是贫穷的烙印却落下了。即便是在首都贝尔格莱德,大多数人挣得不多,月均500欧就不错了。米娜直言不讳,“这里的人,很穷。”

然而,贝尔格莱德的夜生活却是惊人的。门店、商场都是10点关门,夜店则凌晨1点才开门,不管多晚走在贝尔格莱德的街头,你都会被人气所包围,这种气氛在亚洲国家常见,在欧洲国家却实属少有。

“在萨瓦河边,我们有水上漂浮酒吧,许多人嗨玩通宵,第二天洗把脸就去上班。像我这样相对自由的职业,就回家继续办公。”米娜谈到自己的日常,派对显然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她还喜欢做瑜伽、上攀岩课,和朋友聚餐,热爱旅行。她向我指了指腿上的伤口,“周末刚去攀岩,划伤了。”而在更早之前的几个礼拜,米娜刚刚与男友在美国自驾,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从纽约到洛杉矶,完成了一次圆满的公路之旅。

她表示,夏天的时候,大多塞尔维亚人都会休假,所以这个时候摄影的活儿不多,她也会趁此机会去休假,九月再回来继续工作。

“去年去了泰国,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喜欢泰国,可能是因为文化特别不同吧,让我觉得新奇,也给了我许多摄影灵感。现在特别想再去东南亚或东亚其他国家看看,比如越南、中国。”

社会主义的影子在塞尔维亚还是有所体现的——比如买房子。米娜告诉我,当地人不需要买房。“在90年代,每个人都有国家分配的公寓。爷爷奶奶辈的房子,等他们去世之后,自然会留给孙辈。如果你和兄弟姐妹分享祖母辈留下来的遗产,那么可以把你那部分卖掉,再买一个小一点的公寓。这边的人,通常都是采用这种方式买房。”

“年轻人想用普通的上班工资来买房几乎是不可能的。”米娜摇了摇头,“除非你有自己的产业、公司,一套普通公寓至少要6万欧,市中心一点的9万欧。”塞尔维亚在铁托时代曾经辉煌过,不过战争之殇,让当地人均收入退回解放前。

“不过贝尔格莱德租房很便宜,每个月300欧,就可以租到2居室。”米娜对房租的现状表示很满意,因为在欧洲其他国家,尤其是首都,很难租到这么便宜又宽敞的住宅。大多数年轻人宁愿和父母住在一起,也不愿意自己出来租房。米娜笑:“许多年轻人一早醒来,已经习惯饭菜端上桌的生活,每天只需按点上班,用微薄的薪水,维持基本生活就够了,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塞尔维亚人没有野心。”

尽管在生活习惯方面,塞尔维亚保留着传统的一面,但米娜觉得贝尔格莱德在与时俱进,“这里仍然比其他城市有着更多就业机会和娱乐活动,因此大多数人的思维会比塞尔维亚其他地方的人更开放。在贝城,没有人会因为你30岁不结婚就来评判你,用价值观绑架等情况正在好转。”

米娜认为,价值观绑架与否取决于这个人精神的富裕程度。“贝尔格莱德的经济在好转,人们手头渐渐宽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ujianghunshasheying.com/,欧洲预选塞尔维亚虽然还是没有很富裕,但比之前好太多。人们更乐于去旅行,去感受自由意志,尤其是好不容易念完书、开始工作,赚了钱想要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人们不再急于把自己绑入婚姻或孩子的关系中。”

“我们常常是在花钱给自己买一点时间。”她这么总结道。人们一旦有更好的经济能力,便会给自己买更多自由的时间。

塞尔维亚人是享受当下,胜过于规划未来的。“这是我们整个国家的问题,要让塞尔维亚人提前做计划实在是太难了。”米娜说。

▲米娜与造型师伙伴欧佳(Olja Markovic)合作完成的时尚摄影作品

米娜坦言,自己也没有什么宏大的计划,不过她确信自己想继续当一名时尚摄影师,以后想去发展的地方也很多,“可以是巴黎、伦敦、香港,东京也不错,还有纽约、上海!”

目前,米娜与造型师伙伴欧佳(Olja Markovic)一起合作进行艺术摄影创作,两人曾在贝尔格莱德办过两次独立摄影展。说来毫无规划,这个懒得结婚、不买房、只想去世界各地旅行与工作的女生,已经在自己的人生路上走得足够精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